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远古时期几乎毫无例外的指向无边黑暗

日期:2015-01-19 23:3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各个种族的历史记载中,远古时期几乎毫无例外的指向无边黑暗,只有魔族例外,他们在火中诞生。
  年复一年,时光如流水般消逝,万物众生在轮回中建立文明,苦守于神山希律斯的神族却渐渐感到了不安与躁动,尽管他们作为生命的最顶端,享受其他生命的供奉,但空有力量却无法使用的痛苦却让每个神族的欲望日渐扭曲。享乐之风逐渐盛行。
  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有神偷偷下山去世间寻欢作乐魔族据说就是一次神人婚姻的产物虽然混沌之神奈落总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其他神族还是一眼看出那种生物的血色瞳仁缘自何方。
  拥有神的血统和近于人类的繁殖能力,魔族迅速地在竞争中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尽管后世的学者们对创始神是否早已预见魔族产生争论不休,但正如大精灵学者徨菲所说: 从创始神让诸神管理世界的名义和力量却不给任何权力开始,这个失衡世界的悲剧便已成定局。
  约北历前1000年,魔族的伟大君主斯卡鲁发动了第一次灭世战争。庞大的魔族军队从魔族首都巴尔索伦出发,穿越黑月峡谷,很快便占领了谷口的 斯卡鲁地 (今杰明省西芙河流域)并以此为根基,征讨四方。传说,魔族指挥曾经在此地拜见斯卡鲁,询问皇帝意欲征服何处, 所见之处。 正在用餐的皇帝只是淡淡一语,甚至没有抬头.......
  魔族忠实的履行了他们皇帝的命令,从那一年春天开始,大批的部队呈辐射状高歌猛进,指向四方,每到一地便继续辐射开去,如同在池塘中荡漾的波光。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约北历前950年,一队魔族率先回到魔都声明他们看到了 极北飘满白色石头的大海 (雪狼冰湖) 。
  第一次灭世战争因此结束。
  出发时的数百万魔族军队最终只有不到十万人归来,更多的魔族已经因为行军过于遥远而在50年后彻底没有音讯。这次战争并不惨烈却影响深远。一方面大部分的种族几乎不知道战争为何物,轻易便被集体屠杀或沦为奴隶,为魔族赢得了大批疆土(实际控制区域在开始时甚至超过了整个亚特大陆的一半);另一方面魔族无法返乡的部队几乎散布于亚特大陆的每个角落,和当地生物相互融合,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魔物部落来。
   人类总是说,在最黑的暗夜过后,光明就要来到,但我认为这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因为你永远也无从得知,何时最为黑暗。
  对于魔族来说北历前1000年到前790年这段日子是彻头彻尾的辉煌,但对于其他占领区的种族来说,无疑是遭遇了一场百年的梦魇。混沌的后代们根本不在意其奴隶的存活,只是单纯的把他们看成工具而已,他们甚至剥夺人类睡觉和精灵冥想的权利,让他们在无穷的劳作中倒下,所幸的是魔族监工用餐的时段多且长,那些没有被相中的肉食们可以借机生活和休息,以维系其生命的存在。但是最吃苦耐劳的种族也不能容忍的是,魔族让奴隶工作不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财富和物欲,甚至不是为了某种娱乐,只是单纯而机械执行让他们成为奴隶的命令而已。今天建成的宏伟宫殿可能明天就被下令拆掉,最卖力强壮的奴隶可能最早成为肉食,人鱼可能被命令去点火,而精灵可能被指使去伐木......而魔族似乎也没有灭绝他们的打算,他们鼓励每个种族生育。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行为暴露的正是魔族的混沌本性越是底层的魔族行为越混沌,越是伟大的魔族反而越象人类。
  百年间,各族的反抗此起彼伏,不过反抗和屠杀如影随形,实力之悬殊让奴隶们看不到任何希望。不知是因为特别愚蠢还是特别聪明,人类忍受了奴役和折磨,竟然从未大规模反抗过......这种忍耐的直接后果就是人类的数量不断增加(因为各地都没有被大规模屠灭)。成为亚特大陆上如老鼠一般常见的动物。
  人类的后代不断歌颂他们祖先的忍辱负重,认为他们未卜先知甘愿牺牲。而精灵学者长期分析的结果是: 人类寿命最短,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形成反抗精神就死去了。反是那些长命或早熟的种族无法容忍无穷的折磨。 这个论调让人类和精灵后来相互仇视了数年之久。
  北历前790年,如太阳的光芒刺破黑暗,先驱者赫尔基里诞生于亚特大陆东部阿诺萨城的奴隶营中,据说他在曾在迁徙中拣到了一本通用语的圣诗(大部分圣诗都用只有祭祀懂得的圣言写成,通用语版本十分罕见)这极大的影响了他的信仰并促成了他的成熟。最终,他逃出了奴隶营。
   诸神保佑,我甚至不敢相信我已经脱逃。背后依稀传来火光和惨呼声,我知道我所在的奴隶营已遭遇报复,我能想象朋友们临死前对我的诅咒....愿我不幸的母亲能原谅我,她已经老了.......
  我拖着颤抖的双腿,踉踉跄跄地迎向无边黑暗。魔族卫兵的鲜血正我的手上逐渐凝结,原来魔族也会被杀死,这个事实令人鼓舞。黑夜的清风吹拂我的脸庞,仿佛自由之神的呼吸,总有一天,魔族鲜血将变成人类光明的自由。而我,赫尔基里,就是转化者
  幸运的是,魔族并没有追捕一个微不足道的奴隶,只是愉快地杀光了他的家族。从此他东奔西走、昼伏夜出,将圣诗的信念和知识在人类部落间悄然传播。 众生平等,神佑人类 的论调无疑比单纯的煽动复仇更具有吸引力。各种圣书的手抄本在暗中传阅,赫尔基里的言语在部落间口耳相传,很快仇恨和反抗精神在人类的心中熊熊燃烧起来。赫尔基里的信徒越来越多。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
最新文章